顶点小说 > 我的昨日恋歌 > 017 你绝对只是懂了个寂寞吧!
    吃完饭后路小柔主动帮表婶洗碗,碍于客人的身份,苏墨倒也没有一起跟着去——不过,他打算下午在这边多待一会儿,多观察一下路小柔。

    “晴晴,你下午还想学习吗?”苏墨轻轻拍了拍表妹的小脑袋。

    “当——当然想啦!”晴晴显得相当积极,表婶看到后也很欣慰,“这找了个好老师就是不一样,晴晴的学习劲头真是蹭蹭地涨……不过你们也不用这么早就开始学,先休息会儿也行……我下午有事要出去一趟,晴晴和小柔就麻烦你照顾了哈苏墨。”

    “嗯,表婶你就放心吧。”

    表婶走的时候急匆匆的,手上还挎个包,联想到她之前接电话时所讨论的内容,这风风火火的架势明显是要去打牌,这在白梅县算是很常见的家庭主妇娱乐活动了,不过更倾向于老一辈的家庭主妇,没想到表婶也爱这个。

    晴晴在妈妈走掉以后立刻兴奋地跳到苏墨身边的沙发上,摇晃着苏墨的肩膀撒娇道,“苏墨表哥……照片、照片!你照片都还没给我看呢。”

    “之前我们约好的……你作业写完了吗?”

    “还差一点,我马上就写完,你照片要准备好啊。”

    “看你正确率了。”

    “等着!”

    晴晴一溜烟地冲上楼梯去写作业去了,这个时候路小柔也刚好洗完碗在擦手。

    ……

    性格这种模糊的概念暂且不提,光从她的声音猜测,这孩子十有八九就是依梨的另一部分。但猜测始终是猜测,而且她也没有像那个坏依梨一样表现出与苏墨十分熟识的记忆,所以现在也不能直接推断她就是依梨的正主,得好好询问一下才——

    就在苏墨正想着怎么跟路小柔打招呼的时候,路小柔直接无视了苏墨准备上楼去了。

    “哎?小柔,你等一下……”

    路小柔被苏墨叫住后立刻僵住了身子,而后才有些迟缓地转过身来,用十分怯懦的声音答应着苏墨,“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你是很怕我吗?我们年纪应该差不多大才对。”

    尽管她看上去是个很小只的女孩,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路小柔摇摇头,“没有……”

    她的声音确实很小,不过前世依梨的声音本来也就很小,苏墨已经习惯了。

    越听越像。

    “那,可以在这坐会儿吗?我想问问你一点事情,就耽搁你一会儿的时间。”

    路小柔抿着唇点了点头,一副很勉强的样子。

    是不是有点勉强她啊?

    苏墨和前世依梨一开始相处的时候倒没有别扭到这种地步。

    不过,也有可能是环境影响的吧。

    如果她的境遇真的和晴晴说的一样的话,任谁也很难维持正常的性格吧?

    路小柔遵照苏墨的要求,远远地坐在沙发的另一边。

    声音和性格啊……

    夏依梨的记忆碎片集中在眼缘上,哪怕苏墨已经换了脸依梨也能认出他的印象。那么,同等类比的情况下——

    “咳咳……虽然我这话问的有点奇怪,你觉得,我的声音会有种熟悉的感觉吗?”

    “……”

    路小柔沉默了一小会儿,而后抬起头望向苏墨,静静地点了点头,“有……一点。”

    “是吗?那是怎样的一种熟悉感呢?”

    他似乎很开心……

    路小柔又摇了摇头,“嗯……说不上来。”

    “啊……这样的呀。”

    他又变得很失落了。

    噗。

    路小柔忍不住笑了起来。

    “啊……”苏墨疑惑道,“这哪里好笑啦?”

    苏墨只是很正常的询问,路小柔却又变得拘谨起来——她只是笑着摇摇头不说话,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没事……我不是在生气,就是想知道你发笑的原因。”

    苏墨的声音很温和,并不像是在说反话——于是路小柔回应道,“因为,你的心情好像写在脸上一样,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苏墨对路小柔身份的疑虑顿时一扫而空了。

    她就是依梨的一部分,不需要再去怀疑了。

    因为那是前世的依梨才拥有的特殊能力。

    这种能力没有三年五载的相处是很难锻炼出来的,而且……

    那也是她曾对苏墨说过的话。

    “那或许证明我们天生就非常默契吧?这个世界上能看透我的女孩子可不多……”苏墨一本正经地说着怪话,与他酷酷的外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样的反差立刻把路小柔给逗笑了。

    苏墨享受着她的笑容,也感觉和她稍微拉近了一些距离。

    “嗯……小柔,我可以叫你小柔吧?”

    “嗯……”路小柔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你打算怎么称呼我呢?”

    “表……表哥?”路小柔迟疑了一下。

    “这倒不用……我觉得你就叫我苏墨就好,我们的年纪也没差太多。”

    “嗯,这样也好。”路小柔点点头,“如果我也叫你表哥的话,晴晴会吃醋的……”

    这孩子……懂事的让人心疼啊。

    要不是现在经济没独立,苏墨真的很想把她捡回去自己好好养,不想让她过这种寄人篱下、看人脸色过日子的生活。

    很快就能实现了。

    “你有手机吗?”

    路小柔摇了摇头,“没有。”

    “那这样的话——”

    苏墨言犹未毕,从楼上就远远传来了晴晴的嚷嚷声。

    “苏墨表哥!我作业写完了——该给我看看你女朋友照片了吧!”

    晴晴表妹下来前路小柔就起身坐在了另一边,她倒也没有直接避开,只是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晴晴看到她也没说什么,因为她是直接奔着苏墨过来的。

    对了,照片……

    依梨刚才给苏墨发了一张图片,苏墨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这个年代的企鹅图片默认是点击后加载的。

    “先看我答题答的怎么样。”晴晴把练习簿堆在苏墨面前,无奈的苏墨只好先检查晴晴的答题情况。

    “嗯……认真做还是能好好地把题做出来的嘛。”晴晴的正确率很高,至于一个人在楼上没监督有没有翻答案什么的苏墨也管不着了。

    “都是苏墨表哥教的好……好了好了,我可以看看照片吗?”

    “我找找……”

    此时的晴晴挽着苏墨的胳膊,正无所顾忌地观察着他的手机屏幕,苏墨也只是当她小孩子没太在意,不过他明显察觉到一旁的路小柔也时不时地把目光望向这边。

    如果依梨的一部分,看到另一部分会发生什么吗?

    这让苏墨有点好奇。

    “小柔也想看吗?要是想的话,就坐到这边来吧。”

    路小柔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不过经过刚才的磨合,她对苏墨也很感兴趣,就在一旁晴晴的催促声中坐在了另一边,伸着脖子望向苏墨的手机。

    然后,苏墨找到依梨的聊天框,点击图片,图片开始加载。

    苏墨立刻就后悔了。

    “呜哇、呜哇、呜哇,也太劲爆了!”

    晴晴直接兴奋地呜哇三连,一旁的路小柔则直接害羞地掩面起来;

    苏墨怎么也没想到,夏依梨给苏墨发的照片是两人的合影。

    只不过,这是依偎在床上的合影——

    也就是,所谓的“床照”。

    在这张照片里,苏墨侧着身睡地十分安稳,他一只胳膊搂住了夏依梨,而被苏墨揽在怀里的夏依梨,一只手明显看到举手机的姿势,但另一只手则故意遮住眼睛,抿着唇露出一副十分娇羞的样子。在霓虹动作片里是一种经常出现的手势,这张照片应该是苏墨喝醉的时候拍的。

    而且,王者操作的夏依梨甚至还主动给自己的脸打了马赛克黑线,这一刻苏墨差点都以为自己被社会性死亡了,但幸好晴晴似乎并没有受到精神创伤(小柔的反应倒是和苏墨预想的一致)。

    “苏墨表哥!感觉你女朋友好有意思啊!我可以跟这位姐姐认识认识吗……我想和她一起逛街。”

    “不是……你……就这、这点反应?其实她平时不是这样的,这张照片是她偷偷拍的,你听我说……”

    晴晴笑着摇摇头,“没事啦苏墨表哥,你不用解释,你已经是到了那种年纪的大人了,这些我都懂——”

    “不……你绝对只是懂了个寂寞吧!”

    2020年回来的苏墨已经完全适应了2010年的氛围,但他并没有认识到的一点是,并非每一个生在2010年的孩子都跟2010年的他一样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