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昨日恋歌 > 014 我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啊喂!
    人和人喝醉时的表现是不一样的。

    有的人趁着醉意,内心的情绪会不断地涌现出来,诗兴大发、引吭高歌、倾吐真心勇敢告白,亦或是痛哭流涕。

    什么过激的事情和行为都有可能发生。

    但是有的人喝醉了反而会变得更加低落、更加沉默。

    这样的人,他们在生活中就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向任何人倾诉自己的痛苦(或者说,没有倾诉的对象),因此酒精对他们来说更像是一种镇静剂,让人变得更加沉默的镇静剂。

    对于苏墨来说正是如此。

    拥有依梨的日子里他并不需要酒精麻痹。但在依梨住院、病重的那段时间里,他只能依靠酒精麻痹,在任何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

    但这一次其实已经不一样了。

    在被酒精麻痹着的同时,他还拥有一位可倾诉的对象。

    等苏墨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

    ……

    ……

    ……

    即便是三行省略号也无法抑制苏墨的惊愕。

    这是一个充满了粉色气息的少女闺房,墙壁刷的粉粉嫩嫩,周围到处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可爱玩偶。

    而且,这些玩偶的主人正托着腮,一脸愉悦地盯着他。

    “你醒啦?”

    “我在你家是吗?”

    “嗯,还躺在我床上呢。”夏依梨笑盈盈地凝视着苏墨,“不过不用担心,我家现在没人,你不会被我爸打死的。”

    “不是……我之前是,喝醉了吗?然后KTV就没去吗。”

    “你醉的那么沉,我哪能一个人去哈皮啊……所以只能打车搀你回来。话说回来,你在路上对我做了过分的事情,还说了很多奇怪的话,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苏墨听了心里顿时一沉,“我说了什么?”

    “明明就是做了过分的事情更要紧好不好……你这家伙分不清主次的吗。”夏依梨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对了,你要不要喝水?我去给你倒一杯……对了,醒酒喝酸梅汁有没有用啊?”

    “可以的,麻烦了。”

    “那就好……”她似乎有点小开心。

    夏依梨端来一杯冰镇饮料,递到已经坐在椅子上的苏墨手中。

    “你不睡床啦?我床很舒服才对啊。”

    “睡够了睡够了……”苏墨摇摇头,一口咕咚咕咚把饮料喝了个干。

    “还要不?瞧你喝的……怎么那么急。”

    夏依梨伸手去揩苏墨嘴边的酸梅汁,苏墨下意识地避让了一下。

    “你害羞啦?”

    “说起这个,”苏墨迅速转移话题,“我喝醉的时候到底对你说了什么?”

    “所以还是不在乎你对我做了什么吗……”

    “啊不是,那就一起问吧。”

    夏依梨微笑道,“不·告·诉·你!”

    “你玩我是吧!”

    “除非你先告诉我实情。”夏依梨双臂环胸,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架势,“跟我同名同姓,并且和我长得有点像的那个夏依梨……她是真实存在的吗?”

    “存在……”苏墨迟疑了一阵,“或者说……曾经存在过。”

    所以,她已经去世了是吗……

    夏依梨想了想,“那这么说,你口口声声说的唯一的交往对象,应该也是那个叫做夏依梨的女孩子吧?”

    如果在这里承认这件事的话,以后苏墨要是再想追这个坏依梨的话,就很难实现这个目标了。

    因为无论你对她有多体贴,她只会觉得自己是那个夏依梨的替代品,这种替代品的落差,是很难用感情去弥补回来的。

    不过凭着苏墨的直觉,想要骗过这只古灵精怪的坏依梨也很困难,所以倒不如——

    “嗯。”

    苏墨点了点头,他的目光里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哀伤。

    失去的感觉是真实存在的,哪怕只是几天的失去。

    那个场景在依梨住院的那两年里,苏墨已经预演过了很多次。

    他曾经无数次从失去依梨的噩梦中醒来,但所有的噩梦加起来,都抵不过那几天蔓延溢出的绝望。

    “对不起,”夏依梨显得有些扭捏,“好像……戳到你的伤心事了。她已经……不在了吗?”

    “没事,都已经过去了。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其实也没有离开我。”

    “没有离开你……是指她一直活在你的心中?”夏依梨好奇道。

    苏墨摇头微笑道,“怎么说呢……其实神明给了我和依梨再次相遇的机会。”

    “明明是这么矫情的情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居然这么受用?这就是长得帅的好处吗……”夏依梨嘟着嘴道,“而且你想撩我的话,也不要这么直白的吧……怎么说我好歹也是个见多识广的美少女,可不会因为你几句低级套路就被你推倒。话又说回来,你到底是不是渣男啊?我有点看不透你诶……”

    “你觉得是就是吧……”对付人精夏依梨坦诚一点反而没什么顾虑,这是苏墨这几天总结出来的道理。

    他看了看手机时间便站起身来,“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我就先回家了,晚上还要去奶茶店打工,今天谢谢你照顾了。”

    “是你照顾我才对。”夏依梨微笑道,“对了,关于我们之间男女朋友的关系……就这样暂时先维系一段时间吧,起码到大学开学之前。因为……分手太快你会被林晖给揍的,现在我觉得他还挺危险的,尽量还是少接触为妙。”

    “嗯,你觉得需要的话……”苏墨点头应允。

    自己老婆做女朋友,不亏。

    “但是,你下午趁着醉意对我做过的那些过分的事情……”夏依梨红着脸,摆出一副忸怩的姿态道,“不准你再做了。”

    “我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啊喂!”

    苏墨平时虽然在奶茶店打工,但是也不和小玉姐一起吃饭,因为家也很近,他都是直接回家吃的。于是在晚上吃饭的时候,苏妈给苏墨讲了一件好事情。

    “苏墨苏墨,你小舅妈的堂侄女儿想让你帮她补课了。”

    “之前就想吐槽了,舅妈的堂侄女儿到底是什么关系……”

    苏墨大概算了一下,舅妈的堂侄女儿应该是舅妈的堂哥的女儿……没搞错的话。

    “教中学的知识点是吗?”

    “是啊,对你来说很简单吧?你舅妈说她家还挺有钱的,时薪给你算到1小时100,比你在奶茶店打工挣得多吧?”

    我敲代码挣的还多一些你知道不。

    而且等以后比特币价值爆发,我们家就一夜暴富了。

    当然,那是在挖到比特币之后的事情了。

    说起这个,还是得花时间好好学一下挖矿程序的代码啊。

    “所以说,那个堂侄女现在应该还没放暑假吧?”

    “是没放暑假,不过她周末有时间,你就补个双休而已,一天4小时吧,你可以自己排时间。”

    “我来排时间?那家人也太好说话了吧,虽然是亲戚,但也有点太远房了……”

    苏墨认为像舅妈/姐夫/嫂子这样的亲戚,她们的亲戚都不算亲戚了,不过这种姻亲在有些家庭里关系也挺亲密的。

    “那还不是看中苏墨你成绩好嘛,你在亲戚里很有名的。你那堂侄女本身是特调皮的孩子,每次请家教都因为她的反对无疾而终。但叫你来帮她补课,她高兴地不得了。”

    “听着怎么怪怪的……”苏墨感受到了颜值的压力,“她是不是看过我照片了?”

    “那个啥,当家教本来也要有个面试环节不是么……”苏妈心虚地往儿子碗里夹菜,“你舅妈就把你空间里的照片发给她堂哥家里人看了……”

    “不要把做家教搞得和相亲一样好么……”苏墨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