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昨日恋歌 > 004 世界线变动的对话
    苏墨这边正准备继续解释,齐梦雅便迫不及待地打断了她,“你、你……你喜欢的那个女生,是我们班的吗?”

    “不是,”苏墨摇摇头,“你应该不认识……”

    “真的不是为了拒绝我编的谎言吗?”齐梦雅嘟着嘴,不甘心地说道,“你明明就不像是有女朋友的样子,我之前也问过班长和涂强了……你根本就没有女朋友。”

    啊,如果说高中的话,这倒是实话。

    即便是上了大学,苏墨也就谈过一场恋爱而已。

    只不过这个恋爱对象后来直接成了他老婆。

    “只是心上人而已,目前还没有在一起。”苏墨认真道,“但是,我喜欢她已经有十年之久了。”

    “十年?!那不就是从小学起,你就一直喜欢她吗?”

    “嗯。”苏墨有点心虚了,不该扯这么多的。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白?”

    “暂时……没有比较好的时机。”再问下去苏墨就要露馅了。

    齐梦雅没有接着说下去,原本那兴奋的表情也忽然间释然了,“真是的……我在激动个什么劲啊……无论你说的是真是假,反正你又不喜欢我……什么嘛,亏我一直以为你还挺喜欢我……你总是给我认真讲题、总是很温柔的看着我,我考试没考好难过的时候还会很贴心地鼓励我、还常常帮我带早餐……”

    她说着说着,忽然便红了眼眶。

    十七八岁的少女,正是毫无保留地向心上人付出真心的时候。

    无论是不是被颜值的加成所影响,看得出来她确实很喜欢自己。

    不过……感情可是这个世界上最讲究先来后到的东西啊。

    所以初恋才会那么珍贵。

    话虽如此,苏墨还是静静地陪着齐梦雅来到长椅边上坐下,让她好好哭了一场。

    将齐梦雅送回家后,苏墨也顺路回了家。

    苏墨家是一栋带店面的三层小楼,这栋楼起于上世纪90年代,在那时是县城少有的高楼,又位于县城最繁华的正街地段,如果光靠店面租金过日子的话,苏墨家也可以过的很余裕。

    但那是在苏墨父亲跟朋友合伙做生意被骗走一大笔钱之前的事情了。

    这件事发生在苏墨念大二时,也就是三年之后。

    在那之后苏墨的家境一落千丈,甚至因此欠下近百万的外债,那时的苏墨担心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要过着替父亲还债的生活,对未来感到不确定的他同刚交往不久的依梨提出了分手的想法,反而因此被依梨狠狠地说教了一顿,也是那个时候让苏墨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夏依梨娶过门。

    想到那时的事情,苏墨不由苦笑。

    我还真是个离不开老婆的废物啊……

    他站在家门前,望着红漆木门上那破旧的门神画像,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前世的前20年,几乎都是在这个家里度过的,此时回到十年前的老家,却没有任何的实感。

    我应该带了钥匙吧……

    苏墨掏了掏口袋,结果从兜里掏出了奇怪的东西。

    这是一条吊坠,银色的链环上系着一个铜制饰品,看上去是一只萌物。

    这只萌物叫做梨巴。

    以前依梨很喜欢用它的全套表情包跟苏墨对话,家里也买了很多梨巴的周边,苏墨重生前抱住的玩偶抱枕正是其中之一。

    然而那是后来智能手机普及、表情包流行时创造出来的一种卡通形象而已,大概率不是这个十年前的世界应该存在的东西。

    联想到自己重生前是抱着梨巴玩偶回到的现在,苏墨立刻意识到这条吊坠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道具。

    特意为我准备这样一件饰物的原因是什么?

    担心我现在已经认不出十年前的依梨,特意用吊坠来辨认吗?

    可依梨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接触梨巴吧……

    显然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连初遇的场景苏墨都记得一清二楚,又怎么会认不出依梨的形象来呢——

    除非,依梨也跟自己一样变了模样。

    想到这一点的严重性后,苏墨当即将锁扣解开,将吊坠挂在了脖子上贴肉保存。

    有些冰冰凉凉的,但有一种安心的实感……

    因为没带钥匙,苏墨就一直拍打着木门,然后朝着二楼大声喊着妈妈。

    这时二楼的窗户被推开,苏墨的母亲帅晓霞探出脑袋,“你怎么出门又忘记带钥匙了?都跟你说多少遍了……难道现在不用考试,人就直接变傻了?”

    “应该还好。”苏墨俏皮地冲妈妈笑了笑,“我饿了,饭熟了吗?”

    “在做呢。你爸跟朋友出去喝酒了,今晚就咱俩吃。话说你也可别学你爹这个死酒鬼……”

    对子女絮絮叨叨似乎是母亲的天性,无论孩子长多大,这一点似乎都没有变化。

    同样的……不管孩子长多大,她也总是记挂着他,永远把他当个孩子。

    在失去依梨的那几天里,苏妈一直都陪在苏墨的身边,到后面才被苏墨劝回了老家。

    即便如此,她也会不停给苏墨打电话询问他的近况,打到苏墨厌烦到根本不想去接。

    那个时候……至少应该接一通电话的。

    苏墨心想。

    “今天晚上不跟朋友们聚餐吗?”苏墨跟着妈妈上了楼,她这时还在准备晚饭。

    “不聚了,累。”苏墨今天陪着一个妹子看她哭了一下午,当然累得慌。

    “这就累了?等下个月升学宴一起来,每天都要跑各种各样的同学聚会,要那时候才叫累呢。”

    “你还挺懂这个啊。”

    “你妈当年可是在参加升学宴的时候被人告白过的经历,怎么会不懂。”苏妈说话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原来十年前的妈妈还这么欢脱的吗?

    “我爹告白的吗?这么厉害……”苏墨不禁要对父亲刮目相看了。

    “怎么可能是你爹那个脑海里只有狐朋狗友的榆木脑袋?我跟你爹是相亲认识的。”

    “……好吧。”

    不过……

    说着苏墨忽然认真地对妈说道,“我觉得爸爸的朋友老许不像个好人。”

    “什么老许……你这才刚毕业就没大没小了?要叫许伯伯。”苏墨妈妈剁着菜刀咚咚咚,“许伯伯可是看着你长大的,没少给你买吃的玩的,你怎么这么说他?!”

    “算是直觉吧。等我去上大学了,你在家可千万好好管着爸,别让他乱花钱投资什么奇怪的东西,爸的性格是最容易被骗的了……至少要先跟我商量。”

    “行啊你,刚考完试说话就一副大人口吻,不过家里的财政大权一直是我管着,你爹能做什么?不久私藏点喝酒的钱嘛……”

    “总之你记得这件事就好……千万留个心眼,我看人很准。”

    当然,只是这么说的话,应该也很难让妈妈重视起来。

    破产这件事虽然是大二才发生的,但是现在最好就预先做一些准备,这样可以预防世界线变动带来的影响,而且,等到了大二再阻止恐怕就来不及了。

    除了提醒妈妈之外,想要自己掌握家里的话语权,经济上的独立很重要。

    “得了吧……就你还看人准……你从小只知道学习,我真担心你到了大学被人骗。”

    “我怎么可能会被骗钱啊。”苏墨反驳。

    “哪里光只是骗钱啊?倒不如说,骗点小钱倒没什么……”说着苏墨妈妈便将炒好的菜盛在盘子里,“我担心的是……我家宝贝儿子长得这么俊,平时又没有,到时候要是上了大学,被渣女骗了色的话,那我这个当妈的可不得心疼死啊……”

    苏墨:“???”

    这应该属于……变动的世界线发生的对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