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冰鉴离枪 > 第六十二章 一枪
    满清游牧民族,尚刀,军中制式刀就有很多品种。

    鳌拜手中的战刀,就是极有大清特色的战刀,是一种直背砍刀。外形有些像朴刀,但短了不少,全长不足一米,且刀柄几乎占了三分之一,可双手握持。后世还有个很接地气的名字,关东大扫子。是步战的利器,破坏力惊人。

    鳌拜被一众玩家各种洗脑,终于认清了自己所处的形式。一个被人利用,即将被抛弃的背锅侠。这让戎马一生的老将怎么能忍?

    不过鳌拜是武夫,他也没那么多弯弯绕。就一个念头,小皇帝小小年纪懂个屁,一定是身边有了奸佞。他要清君侧,杀光那些蛊惑小皇帝的奸佞之臣,自然朗朗乾坤。

    自始至终鳌拜也没想过谋反,他当初忠于皇太极,不惜以命相搏对抗多尔衮,把顺治推上了皇位。也因为忠诚,换来了现在的权势。只是没想到,好像又走上了多尔衮的老路。

    但即便如此,到了现在他从内心还是以忠臣自居,想的也不过是清君侧,拨乱反正罢了。

    这也是鳌拜阵营的玩家,任务中没有刺杀康熙的原因。

    攻破了皇宫的城门,冲进去,控制住小皇帝。然后就能请下旨意,清除奸佞了。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入耳中。

    鳌拜冷眼转身,他早已听见了大队骑兵靠近的声音。对戎马一生的他来说,这已是刻入骨髓的本能。但他丝毫不惧,亲军营郎卫的这些小崽子,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帮养尊处优的少爷兵,已经没有了八旗子弟应有的彪悍。

    只是...单人独骑?小崽子们中还有这么彪的?自己往日怎么没有发现。

    转过头来就看到了面目狰狞,犹如鬼怪的黄烁。

    “萨查啊,煞气入脑?真是个废物,还以为小辈中真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鳌拜认识萨查,都属镶黄旗,多少还有点关系。他更清除黄烁现在的状态,实在是战场上见多了,煞气入脑,沦为了杀戮的机器。要是能存活下来,一半几率废了,一半几率能突破极限,成为暗劲高手。但是能够突破,其实人也废了。就和黄烁用药刺激出来的妖一样,失去了自我,失去了意志的人,不过傀儡罢了。

    确实,黄烁之前的状态很有问题,但当他发现了鳌拜,一些奇怪的变化开始发生。

    之前那股子莫名的吸引力,其实源自断刃。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在任何时代,白虎星力的眷顾者,都会自然相吸,在战场上决出生死。

    受鳌拜的刺激,久久没有动静的断刃终于有了反应。不过受创过重,更兼鳌拜只是白虎星力眷顾,还没资格凝聚星君果位。断刃动了一下就沉寂了下去。

    只是断刃这一动,把和其紧密联系的九瓣莲台激活了。

    这座莲台的成因是白芷仙的白莲教秘术,但追根溯源,根基还是佛门功法。对于这座莲台来说,煞气无非是元气的一种,净化了也就是了。

    激活的莲台,迅速的开始吸收侵入黄烁体内的煞气。不过莲台吸收元气,煞气中的煞,却被断刃吸了去。

    不过莲台还是初生,断刃又虚弱无比,两者能处理的煞气其实有限。但这一些煞气的抽离,还是给了黄烁机会。

    终于看到了梦寐以求的强敌,黄烁赶紧收摄心神,心底重新燃起澎湃的战意。用最炽热纯粹的战意彻底排挤出了入体的煞气。

    双目死死的盯着前方的鳌拜,所有心意也凝聚在了鳌拜身上,长枪平举,闪耀着寒光的枪头遥遥指向鳌拜。眼,心,枪,目标一致,三位一体。

    黄烁的气势变了,就像一座沉寂了百年的火山,即将爆发。从虹果果开始,就被压抑了的一枪,在进游戏后,还在不断被压,就像一根绷紧到了极限的橡皮筋。随着鳌拜的出现,黄烁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对象。

    直前面对红果果时的感觉又回来了,甚至还有升华。心中一切杂念皆俱消散,一心一念,只想精彩的,畅快淋漓的刺出这一枪。

    对面的鳌拜神色有了一丝变化,他从黄烁的双眼中已经看出了这个后辈凭借自己的意志已经压制了煞气,身上那升腾的气势,竟是如此纯粹的战意。心中竟然泛起一丝欣慰,那是一种见到子侄辈争气的欣慰。

    不过与此同时,心中也冒出一股邪气。这臭小子,都是一个旗的,我对他照顾的不说多无微不至,但也算多有照顾了吧。这小子凭什么对我会有这么大的战意?

    这时,黄烁低喝了一声。

    “满洲第一勇士,接我一枪!”

    哈哈!鳌拜长笑出声,好小子,有胆,竟然觊觎老子第一的名头。那老子有必要让你见识一下,这个名头为什么这么多年还在我头上。

    脚下马步踩稳,双手握刀举于头顶,一股蔑视天下的气势蓬勃而出。只见鳌拜露在外的皮肤迅速变成一种金属质感的金色。

    曾经的满洲第一勇士只是外功突破极限的顶级外功高手,但是入主中原后,凭借军力,鳌拜抢了不少中原武林的传承。不过大部分传承高深莫测,他并不能入门。但却借着白虎星力的眷顾,把一门入门很低,成就很高的绝学练到了极致。

    金钟罩铁布衫,一门佛门炼体护身的神功。准确说强的是金钟罩,这是佛门少有的既能与术法结合,又能与武功结合的神功。铁布衫本身只是一门普通的外功,只能增加一些抗击打能力,强化筋骨罢了。

    但鳌拜以自身顶级的外功修炼铁布衫,轻易的就推到了极致。再练金钟罩,凭借白虎星力的帮助,一日千里。

    现在的鳌拜,可绝不是当初的满洲第一勇士了。内外兼修的他,是比上一场那个大喇嘛还要恐怖几分的存在。实力已经几乎摸到了中级场的上限了。

    这些黄烁曾经怀疑过,但现在,黄烁根本想不了那么多。他已经不在乎眼前的敌人到底如何了,只想畅快精彩的刺出手中的枪。

    长枪看似平端,但枪尖却随着战马的起伏,始终在不断的微调。化繁为简,黄烁这一枪,看似只是简单地刺,却几乎融入了他所有力量,所学所会。

    战意与寒霜真气高度融合,长枪的红缨都已经失去了颜色,只剩一团苍白的火焰。

    胯下的叠云,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意,战马奔驰的某种频率和黄烁长枪晃动的频率越来越重合。人马合一,人枪合一,一种异样的和谐感出现在了黄烁身上。

    就在黄烁骑马冲到鳌拜身前,凝聚了全身之力的一枪,倾泻而出。与此同时,鳌拜的战刀带着一股子开天辟地的威势,也斩了下来。

    就在这一瞬间,叠云似乎得到了一股外力,马身水汽缭绕,凭空又生一股劲道,速度猛地加快了些许。

    毫厘之差,黄烁的枪尖率先刺入了鳌拜的心口。紧接着战刀劈下,枪折,马头碎,人吐血倒飞。

    叠云挡下了一丝战刀锋芒,刀芒稍衰才砍上了黄烁。棉甲碎裂,甲片崩飞,一条恐怖的刀伤从黄烁的右肩直至腰腹,鲜血狂喷。

    但是,黄烁没死,哪怕比死也强不了多少了。

    鳌拜脸色阴鹜的低头看了一眼扎在胸口的枪头。

    “你不是萨查!凭你的实力应该破不了我的金钟罩。这苍白的火焰有问题,你一个满人,那里学来的此等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