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帝国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风暴席卷!
    齐国。

    圣武历,二十六年。

    一则足矣震动整个齐国的消息传回了临淄。

    这注定是一个悲痛的日子。

    出动攻赵的大齐水师,全军覆没!

    水师主帅荣亲王战死,包括其子主将高放,还有定海侯,南伯侯等至上而下,全部战死!

    当然,还包括随军督战的五皇子高修生死不知。

    消息传来,齐皇高延宗吐血昏迷,七天七夜不醒。

    整个朝廷,整个皇宫,一时乱了套。

    原本是要控制消息,但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错,消息完全传了出去……

    大齐圣武陛下倒了。

    水师覆灭了。

    一种混乱紧张的情绪开始弥漫,尤其是在如今经济颓势,社会矛盾尖锐的齐国。

    更是雪上加霜。

    诺大的齐国,进入了风雨飘摇的状态……

    政局动荡。

    朝廷混乱。

    在这个时候,宰相田钧出面极力控制,也是难以维持!

    大陆第一水师。

    是所有齐国人的骄傲。

    当然,也是朝廷百官的倚重。

    如今败了。

    还如此的惨烈!

    齐皇承受不住打击,他们更是承受不住。

    而战死那些人的家族家属,也都悲戚不已。

    尤其是荣亲王。

    是多高的位置。

    这带来的影响实在巨大,如同一场风暴席卷。

    乱了!

    全乱了!

    在这个时候,宰相田钧扶持二皇子高睿出来主持大局。

    但他已经被废了储君。

    之前又有过很大的污点,名不正,言不顺,难以服重。

    实在太过突然。

    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这七天,可真的是最黑暗的七天。

    若是齐皇真的一倒不起,那谁继承大统?

    谁能主持这诺大的齐国。

    国不可一日无君。

    有出息的皇子就这么几个。

    八皇子高殷死在齐楚战场。

    五皇子高修随同水师督战,如今生死不知。

    四皇子高逸本来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但还在前线,主持军务。

    三皇子高轩,早已经被打入冷宫。

    这么看来,好像只有二皇子高睿最合适了。

    他虽然有污点,但他的才能朝廷官员还是很认可的,而且也做过储君……

    齐皇的后事都开始筹备了,真的不知道他不能抗过去。

    还有新立储君之事。

    关键现在还是新的六国同盟对抗四方同盟的关键时期。

    楚国那边对赵国发动的战争已经开始。

    作为重要同盟国的齐国也必须要做出应对……

    事情太多了。

    更是加重了混乱。

    皇宫已经完全戒严,宫廷卫士全面接管,就连临淄城也紧张的气氛弥漫。

    因为可能要面临齐皇驾崩,新君继位,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整个皇宫,陷入了一片悲戚之中。

    荣亲王战死。

    齐皇昏迷。

    年迈的老太后伤心过度,也是卧床不起。

    屋漏又逢连夜雨。

    这位老太后是齐皇高延宗的生母,也是荣亲王高延庆的生母。

    正是因为是亲兄弟,也只是高延庆才活到了现在,还位居高位。

    皇家,乱套了。

    在高延宗的寝宫,更是戒备最严。

    而在内部,却显得有些乱。

    这里并没有几个人,除了宰相田钧,其余皆为朝廷重臣,肱股之臣。

    他们焦躁的在外面候着,等着里面的消息。

    高睿也在其中,不时看着里面,面色充满悲伤愁容。

    演戏,他是高手。

    这悲伤其实有装出来的成分,还有一半是激动。

    父皇倒了。

    而他就在身边,当然也有其他的子嗣,但他是最有实力希望继承大统的!

    而且,父皇也明确的表示过,他还是唯一的人选。

    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突然,这么快。

    但还是有些偏差。

    继承大统并不容易。

    需要名正言顺。

    他什么都够,唯一所差的,就是一道圣旨,哪怕是一道口御。

    他总不能站出来自己说,父皇跟我说过了,我就唯一人选,虽然我被废了,但父皇说过,还会扶我上位!

    这没说服力啊!

    父皇您快醒醒吧,哪怕醒来一刻也好。

    给大家个交待。

    父皇之前怎么连道圣旨都没有准备?

    这也不应该啊!

    托孤之臣是田钧,他是父皇最信任的人,圣旨很可能就在他手里,可他不往出拿!

    思绪闪过。

    高睿问道:“田大人,父皇难道真的没有给您留有传位圣旨?”

    “没有。”

    田钧面无表情的应道。

    而后他又转向了一个老太监。

    这老太监是大内总管,也是一直侍奉在高延宗身边的亲近人。

    “白公公,您也不知道父皇留的圣旨放在何处了吗?”

    “老奴不知。”

    “二哥,我说你是不是过分了,父皇可还没死呢,你就如此迫不及待?”

    这时有一个人开口不满的说道。

    这也是一位皇子,排行老六,名为高秉,他之前曾是三皇子高轩的人,后高轩被打入冷宫,而他也不在得势。

    “你什么意思?”

    高睿被说中了心事。

    “我说什么,你自己清楚,别装出一副悲痛的样子,心里可是乐开花了吧!”

    “是啊!”

    又有一位皇子开口,正是十皇子高英。

    “当初害死八哥,二哥可是表现悲伤吊唁,谁又能相信?谁有二哥会演啊!”

    这显然是有所指。

    旧事从提,这也是高睿的痛处,他面色阴沉道:“父皇还在昏迷之中,我不想太过难堪,你们能在这里待就待着,不能就离开,别找事情!”

    “哼,你还没有登基呢,就这副口气,怕是继位之后,根本不给咱们一丝活路!”

    “大不了,跟八哥一样呗。”

    还没怎么着,几位兄弟们倒是吵了起来。

    在此的大臣也都是眉头紧皱,很是不满,但也不敢说什么。

    田钧内心低叹。

    在这里,真心希望陛下好的,恐怕只有静乐公主吧。

    他看向了高琳,其哭的最为伤心,梨花带雨。

    “我说各位皇子,现在还不是争论这的时候。”

    田钧听不下去了,开口道:“根据情报所知,王康用不了多日,就会攻来,如何防范迎敌,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此。

    几人都不说话了。

    水师全军覆灭,所存两层,如何能敌王康水师大军?

    关键是这场大败,让他们所有人都感觉到一种恐惧。

    “陛下醒了!”

    就在这时,一道惊喜之声,打破了尴尬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