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扶蜀 > 第三百六十三章 魔高一尺
    “哈哈哈。”

    听罢,夏侯楙大笑数声,高声道:“吴地不是流传着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名言吗?”

    “那莽夫吕蒙能从一介匹夫成长为东吴大都督,本将身为曹家宗室子弟,岂会输于他?”

    再度一番戏谑,他冷声道:“关平,汝就不要想着拖延时间了,本将针对于尔等设下了这一大盘局,早已是准备妥当,岂会让你走脱?”

    “现在汝只有投降保全性命或者负隅顽抗而被全歼两条路选择,别无他途!”

    此话落定。

    关平依旧面色如故,轻笑着:“没想到我关平英明一世,却未想到到头来竟在曾经的手下败将上遭了跟头,当真可悲也!”

    此话刚一到手下败将的瞬息,夏侯楙顿时便怒火中烧,顿时厉吼着:“关平,吾原本还想给你一条活路却未想到汝死到临头还如此欺辱本将,本将发誓,今日汝麾下军士定将会全权覆灭于此。”

    想了又想,关平直视着上方城头,面上露着满是不解的表情,相问着:“夏侯楙,汝不是率众南下径直攻取汉中吗,为何会忽然出现于此设伏?”

    “哈哈哈。”

    此话落下,夏侯楙再度忍不住大笑着,随后才道:“关平呀关平,汝也有看不破计策的时候啊,本将还以为你算无遗策呢?”

    “正所谓兵不厌诈,本将不如此放出消息,你如何会下定决心突袭下辩城呢?”

    此话刚落,夏侯楙欢声笑语,四周军士亦是纷纷长啸着,好似在讥讽着下方正中计谋的愚蠢蜀人。

    片刻后,一侧的青年士子张缉缓缓走出面露严肃之色,拱手沉声道:“夏侯将军,关平一向诡计多端,襄樊战役那么危机四伏的局势都能被其破局,由此可见此人具备极其诡诈的应变能力,为避免夜长梦多应当立即遣全军围歼之!”

    此言一落,顿时便提醒了夏侯楙,随即他大手一挥,城上令旗摇动,屯于固山各处险要的曹军士卒见状纷纷在各将校的指挥下朝着汉军合围而至。

    眼见于此,张苞虽性急,但见到固山四周曹军都蜂拥而至时,却还是担忧的说着:“大兄,敌军势大且早有预谋,我军难以匹敌,还是应当尽快突围吧。”

    此话落下,关平伸眼紧紧盯凝着城头,面露一脸的惋惜之色,拳掌紧握,冷声道:“夏侯楙……”

    他本是想趁乱夺取下辩城以全据武都之地,一方面是为了开拓领地护佑汉中西部安危,其次也为了在此次战役中能够掌握主动权,可关平却未料到,此次夏侯楙竟然当真会算计于他。

    “我此次当真轻敌了。”

    关平暗自沉吟着。

    自去岁他轻而易举擒获夏侯楙,便认定了此人无将帅之才,故而听闻细作探查到其已经率众南下攻略汉中以后便坚定信念取下辩城,完全没想这会是夏侯楙的奸计尔!

    “杀,杀尽蜀贼。”

    “弟兄们,将下面的蜀贼斩尽杀绝,为夏侯将军、为汉中大战死去的同袍血仇。”

    “杀!”

    一时间,四周吼声雷动,各级将校各自高吼鼓舞军心,麾下军士也是自发高吼起来,声势浩大仿若动天。

    “突围!”

    眼见于此,关平也是战阵经验丰富的将领,虽中敌计却也并未太过慌乱,反而面露镇定之色,徐徐下令道。

    至于此时,黄舞蝶也顺利接应到关兴、关索所部回返。

    眼见着城下汉军易欲突围,夏侯楙又岂会如意,挂下佩剑径直走到战鼓旁手执着鼓槌奋力敲了起来,并厉声高呼着:“擒获蜀军将校者,赏百金并官升一级。”

    “若擒获关平者,赏千金,封县侯并世袭罔替。”

    此令刚落,原本混乱的局面便越发热闹了,这则指令此时已经在曹军阵中相互传着,短短功夫,几乎所有曹军士卒都已经知晓封厚的赏赐。

    赏千金自不必说,这是明面上的财帛,以财帛动人心,更何况诸多军士参军本就是为那微薄的军饷以及能够吃饱饭而已,焉能不动心?

    县侯,若能得到一个人口、经济都为上乘的大县,食邑方面肯定也是毫无问题的,关键是世袭罔替还能传于子孙后代。

    其实,世袭罔替倒不是夏侯楙自作主张,此乃魏王曹操之意图,曾在襄樊战役告一段落后,曹操巡军时曾在军中言,若日后在战场上再度相遇关平,各级将校、军官可下达擒获关平封侯赐爵并世袭罔替类似的指示。

    遥听着漫山遍野的这道喝声,关平此时正于阵间纵马挥刀斩杀从旁企图靠近的两位曹军士卒后,不由摇头笑道:“哈哈,看来曹贼当真是恨我入骨呀,竟能允许各级将领开出如此封厚的筹码擒杀于本将。”

    说罢,关平还特意伸首回望夏侯楙一眼,并厉声高喝着:“夏侯楙,汝别做梦了,今日尚有断头之将军,岂会有被俘之将军?”

    一言落下!

    关平仿佛化身为了猛虎般,战马奔驰着、大刀连连斩下,将一位位胆敢靠近的曹军士卒劈落,而此时关兴、关索以及张苞、黄舞蝶都向其身旁靠拢,以防关平当真有危。

    有着数位猛将仿若箭头般的穿透,曹军合围之阵竟是隐约之间有抵挡不住的趋势,汉军骑士亦是纷纷持矛猛冲,好似有破围的可能。

    看着这一幕,城上夏侯楙面上冷笑连连,冷声道:“关平,汝以为本将于此恭候多时,会只有这点准备吗?”

    话音落下,他再度令旗一挥,城下已经围拢过来的曹军士卒竟是轰然停却脚步,片刻后,距离汉军骑士十余里之外陡然出现一道道陷马坑,甚至曹军阵前陈列着拒马阵以防汉军骑士冲击。

    后方曹军士卒此时则高举着弩箭,对准了一位位汉卒。

    战场再次安静了下来。

    望着四周有死无生的战局,被围困的汉军骑士军心却是逐渐开始有些动摇了,他们在跟随关平北上之前本就是新近征召的新军,战力斗志以及战阵经验本就不甚太强。

    只是由于关平率众连连胜利且有着自身的练兵之法和独有的人格魅力才能在如此的短时间内让麾下军卒战力飙升、组织力大幅度提升。

    此刻遭逢此等大败,心理素质不强的军士抗不过去也在常理当中。

    而此时城上的参军张辑好似捕捉到了这一情况,在与从旁的夏侯楙轻轻耳语一番以后,便面露肃杀之状,厉声高呼着:“城下蜀军听着,此次我大军已经对尔等呈合围之势,准备已经异常充分。”

    “尔等在继续跟随着关平唯有死路一条,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尔等愿意放下武器投降并斩杀主将关平来投,夏侯将军必当虚位以待,以国士报与各位将士。”

    “孰轻孰重,还望众位将士考虑清楚,但夏侯将军忍耐有限,若尔等一炷香的功夫还未付诸行动,那就别怪我军全权消灭尔等了。”

    一席厉声般的喝声,张辑话语快速落下,随后挥手命两位军士摆起了一炷香等待着。

    等待无疑是最为煎熬的时间。

    围困正中的汉卒眼望着四周如狼似虎、凶神恶煞的曹军士卒不由心有余悸,一些心理防线弱的军士甚至已经将目光转到了主将关平身间。

    而此时,张苞则是怒目而视,咆哮喝道:“吾看尔等谁敢,若心怀不轨者,今日本将就算是死,也会先行斩之!”

    一席喝声,暂时止住了汉军当中骚动的军心。

    而此刻,从旁都关索则是面带忧色,低声相问着:“大兄,如今该当如何?不如我等一力护佑兄长杀出重围吧。”

    这席话落,却见关平面上毫无慌乱之心,依旧一脸从容淡定之色,只是轻轻说着:“慌什么,吾既是作为你等兄长又岂会牺牲你们性命来保全我自己?”

    “难道大兄已有对策?”

    眼见着关平淡定的神色,关兴面露不解,不由相问着。

    “不知兄长有何良策能够破此重围?”

    “曹军只给了我军一炷香的时间呢。”

    闻言,关平面上浮现笑意,说道:“阿兴不必如此稍安勿躁,为将者需具备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品质,岂能自乱阵脚乎?”

    聆听了这一记教诲,关兴遂也平静了下来,只是暗暗持刀紧紧戒备着。

    这一炷香的功夫内,战场上竟是恢复了难得的平静。

    ……

    一炷香功夫徐徐划过。

    夏侯楙见状隐隐有些失望,望向从旁的张辑隐约有些面色不悦,沉声道:“据细作言,关平麾下之众不都是新近组建的新军吗,为何斗志会如此顽强,遭逢此等大败,竟无人愿投诚?”

    话落,张辑也看见了城外汉军竟是不为所动,也是大感意外,遂道:“看来二公子的分析果真不错,关平果真乃我军大敌也!”

    一席话落,眼见无人投降,夏侯楙也不会手下留情,掌中令旗挥动,便准备下达全歼的指令。

    可忽然就在此时……局势大变。

    “杀,杀尽曹贼,接应少将军。”

    曹军西南薄弱的侧翼方向,一支汉军骑士竟是锐不可当,手执着战矛,驾驭着胯下战马纵横奔驰而至。

    道道响声震若天地,声势如常。

    而此时阵间关兴瞧了一眼,竟是大喜过望,猛然高呼着:“那……那是庞令明将军,是我军的援军。”

    “大兄果真料敌于先机也!”

    这席吼声一落,原本军心低落的汉卒却是再次爆发出了不畏的气势,顿时气势汹汹着。

    关平面色却依旧平静,只是挥刀吼道:“突围,与援军汇合!”